穿越大吉岭

仍旧是我,哪儿也不去。

小时候最喜欢做的,就是看着《欢喜》的现场,在前奏跟着应援口号的音节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直到后来才慢慢琢磨透它们的意思,我长大了,你们也是。

谢谢你们。对不起。我爱你们。永恒不变。

二十一周年快乐呀。

【冬盾冬】Dear Mr. Barnes 亲爱的巴恩斯先生(完)

九 
 
午餐被拖得很长,总有些人在接近尾声时又想说点儿什么。Angela让服务生撤掉了餐具,把屋子中央的餐桌拉到房间的两侧,她挥了挥手,Swanson太太仿佛不知疲惫的又弹起琴来。人们有的跟着低声吟唱,有的随着音乐晃动身体。Angela一定注意到了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脸上挂着不赞同的表情,可她并不在乎。


自bucky认识他的姨妈那天起,她就特立独行,不对任何事物抱有敬畏之心。在Bucky的过继问题上她没怎么抵抗,就像她自己说的,“随波逐流”,对她来讲世界上最好的处事哲学不过如此,Gene为了尊严与名声和Steve磨蹭的时候,是她抽着烟,像打发一只苍蝇似的挥挥手,率先签了名...

【冬盾冬】Dear Mr. Barnes 亲爱的巴恩斯先生(八)




土豆泥像掺了水,鸡肉寡淡无味,Angela要么是味觉出了问题,要么只是想借蹩脚的厨师之手折磨所有人。Bucky心不在焉的嚼着面包,把胡萝卜一块一块挑出来放在盘子边上。他四岁就认定胡萝卜是所有蔬菜里的坏蛋,难吃的要命,却又隔三差五的出现在餐桌上。妈妈试图换成胡萝卜泥,可那让他更觉得恶心。Steve对此是怎么说的?在Natasha第一次去他们的家吃饭时,在他被Sam翻来覆去嘲笑了个够时,在他愤恨的用叉子把胡萝卜戳得面目全非时——

“我认为那很可爱。”Steve说。

“你指胡萝卜?”Natasha问。

“不,”Steve把Bucky叉子之下的胡萝卜拯救到自己的盘子里,“我认为讨厌吃胡萝卜的人很...

【冬盾冬】Dear Mr. Barnes 亲爱的巴恩斯先生(六-七)

一直被和谐……请戳这里

谢谢大家的鼓励,不出意外下一更就完结了


【冬盾冬】Dear Mr. Barnes 亲爱的巴恩斯先生(五)

“‘有些人为了成名奋斗终生’,”一个灰蒙蒙的上午,Gene回到家之后站在客厅中央扯开自己的领带,“‘而最终他葬礼上的人数还是取决于当天的天气如何’。我得为说了这话的人鼓个掌,”他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教堂的地板全是泥巴,所有人都在骂骂咧咧,我的车可算白洗了。”


他又倒了一杯酒,冲着天花板举起它,“致可怜的Ray,”他说,“和他不成样子的葬礼。”他把杯子重重地砸在茶几上,换来Angela一个无声的白眼。


Gene如果看到今天的光景会怎么想呢?阳光明媚,空气新鲜,而来送他最后一程的人屈指可数。除了他和Angela两边的亲戚,只有Bucky小时候见过的几个眼熟些的邻居。...

【冬盾冬】Dear Mr. Barnes 亲爱的巴恩斯先生(三-四)

这篇突然被LFT和谐了……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啥关键词值得屏蔽,简书账号也都被封了,像我这样清水好少年以后去哪里贴文_(:з」∠)_


三、 
 
他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两个人都把双手插进口袋里,步伐不紧不慢,就好像一对电影里从婚礼上宿醉归来忘记发生了什么事的伴郎一样不知所措。附近的绿植不多,阳光越来越大面积的洒在地面上。Bucky唯一能听见的动静是狗叫,还有路边一家人的草地上,摇臂喷头正在“嘶嘶嘶”的四处喷水。他的鞋上溅到了一点水渍,他出神的盯着那几颗水珠,看着它们随着走动慢慢的滑到两边,和灰尘混在一起在鞋面上留下难看的几道痕迹。 
 
“我猜你适应的很好。...

EC本已完售,谢谢支持。

词穷的抱住你<3总之你的画,让我既想偷偷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看,也想对全世界展示“你看它这么动人!”

肆月远洋:

终于拿到阿鲁@穿越大吉岭 的本子了。

下午顶着烈日收到了尼尔森的包裹,喜滋滋地拿到书便窝在沙发上又翻了起来。

四个小故事又当是复习了一遍——
所剩无几,当你到达我,欢迎来到夜谷——最后是半个尼尔森…读得很快,因为都熟悉。

最后看到free talk的时候,她洋洋洒洒写了不少字,然后读到阿鲁说自己很无聊没什么可分享的时候——我忍不住会心一笑。

你看看你都把那些我互乱说的都认真记下来了(捂脸),然后还认认真真地炖了锅鸡汤…怎么这样说自己呢。

你的文字才带给我画图的意义啊,我相...

【EC】 Happiness is a warm puppy 幸福是一条温暖的小狗(3-4)

-她的梳妆台后面放着把来复枪-

说到底,Lehnsherr先生的建筑队也是要收钱的,只不过比Shaw那里少了很多,在我们可以负担的范围之内。妈妈说他们几个是从其他镇子过来的,就像吉卜赛人一样,他们不断地从一个点到下一个点,从不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而她额外提供的住宿和饭菜恰巧满足了这些外乡人的需求。

妈妈说Lehnsherr先生是个好人,即使对方第一天就打碎了她从娘家带出来的整套玻璃杯中的一只。妈妈说Charles非常有礼貌并且善良,她将毫无顾虑的派我去帮忙贴补家用。妈妈说尽管如此她还是不相信我只是脸朝下从书梯上掉了下来,因为她确信我从不主动踏足图书馆。

她说了很多话,我没必要句句都认同。她还说Lehnsherr...

【EC】 Happiness is a warm puppy 幸福是一条温暖的小狗(1-2)

-在每棵树下撒尿-


屋顶又坏了。

如果“又坏了”是形容“本来就已经破烂得不行的屋顶在经过昨晚大风的洗礼之后彻底完蛋”的确切词汇的话,那么是的,屋顶又坏了。

妈妈站在院子里插起腰仰起头一言不发。“完蛋了。”她像模像样的绕着屋子走了两圈之后肯定地下了结论。接着她又紧紧地闭上嘴巴,像是在琢磨着该把这桩错事怪到谁的头上但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倒霉蛋。

“早上醒来我的鼻孔里都是土,床上还有只蜥蜴。”我对她说,“挺好玩儿的,这就是McCoy先生常说的‘亲近大自然’是不是?”

“别在现在抖机灵,Pietro,”妈妈说,“你看不到吗?我们的屋顶掉了。”

“我觉得现在是个找人来修的好时机了。”我对她说。屋顶摇摇欲坠已经足有...

【冬盾冬】Dear Mr. Barnes 亲爱的巴恩斯先生(一-二)

送给阿罗,很久以前答应你要写一篇番外,实在觉得那个故事已经讲完了所以写一篇名字对称的好了hhh这篇保证、保证不会坑了|´・ω・)ノ

 小说《呼吸课》AU。

PS:伪父子设定,继续大雷劈下。没肉无差,有肉互攻。


一、


Bucky在拔掉车钥匙之后深呼吸了几次。他来的太早了,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三个小时。周遭很安静,除了鸟叫和远处模糊的人声什么也没有。他扯了扯衬衣领口,把口袋里那张已经皱皱巴巴的信纸掏出来,为了打发时间似的又从头读了一遍。


“亲爱的Barnes先生”,开头写着,Bucky上一次被这么称呼还是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很...

【EC】Nice guys 好家伙们(七-完)

谢谢大家的回复,我重复性词汇太多就不一一回复了,谢谢你们。

另外其实说是《血浓于罪》AU还是挺心虚的,因为只是借了设定和它深沉的内容毫不沾边_(:з」∠)_

再另外就,你们都可聪明,猜的没差了hhh


七、

灯光亮了大概足有两分钟,Erik才终于回过神来。现在是凌晨两点半,而Charles习惯早睡,这意味着他只有很小的几率会在这个时间站在Erik的客厅里,一只手放在电源开关上,一只手还端着杯牛奶,一脸好奇的看着Erik还有……Sean。在Erik的计划里——不,Erik没有什么计划,在他毫无头绪、全无把握、走一步算一步的预想里——整件事会涉及但不限于咆哮、争执、扭打、暗算、爆炸,但绝对、...

【EC】Nice guys 好家伙们(四-六)

本来想这次完结来着但废话太多了_(:з」∠)_

四、

几天过去了,然后是几周。比起还远远谈不上厌烦的性  爱,更令Erik感到满足的是那些无足轻重的时刻,比如早晨醒来时和Charles手脚交缠,取笑彼此在枕头上留下的口水印,每当见到Charles他都摆出副疲累又渴望的表情好骗对方主动吻上来,Charles一旦笑了他也会跟着笑直到他们都忘记了因为什么而发笑,有时候他们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看着看着就睡了但谁也不承认自己没看到结尾,有时候Erik突然满心的自我厌恶所以张口说“你知道吗——”最后却只能轻叹着吻上Charles的眼睛。

然后,然后某一天Erik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

【EC】Nice guys 好家伙们(一-三)

手残复健,《血浓于罪》AU。


一、

“别回头,”约会进行到一半儿的时候Charles说,“但你背后有个很奇怪的人。”

Erik还是回头了。在他的斜后方,十点钟方向,在老Tyson的咖啡馆那堵蓝色的墙下面,有个戴着墨镜的 鬼鬼祟祟的家伙正冲着他龇牙咧嘴,就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红头发和雀斑在阳光下有多么显眼似的。对方伸出食指在空气中比了个圆,又点了点自己的手表。

Erik明白那个手势的意思,那表示“我们说好了要去犯点罪而且我们有严格的时间表而且你快迟到了” 。Erik觉得这个手势没那么复杂的含义,但Sean坚持说有,没人跟他争执,毕竟是他发明的。

不管如何他们都要迟到了,Erik想,...

【EC】All that remains 所剩无几(短篇完结)

电影《Her》半AU。

这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LFT删掉了,是收在之前EC本里的短篇,因为个人原因二刷目前暂时还不会有,现在加上这篇所有收在本子里的文网上就都能找得到了,所以我觉得也没什么必要买本啦_(:з」∠)_

当初看完DOFP之后写的,有些被虐的心如死灰所以写的很消极,可能会雷到人所以请慎点,现在看了官方爸爸果然自己还是太年轻_(:з」∠)_

全文戳

【EC】The fantastic Erik 了不起的艾瑞克(下)

-山脚下-


Erik是在山底下的酒吧里找到Charles的。Charles从不闲着,Erik用幻想中的爪子在脑海里咯吱咯吱的刻下这一点,那声音有些刺耳。它一迈进门就看到尾巴翘得老高的Charles拿着两杯苹果酒,正有些兴致冲冲的朝着靠在吧台边的一只母狐狸走去。


Erik迅速的斜插过去挡在了Charles的面前。


“Erik!”Charles看到Erik之后眼睛一亮,它惊喜的张大嘴,“你来了。”它理所当然的跟着Erik走到一边坐下,像是这就是原本它打算要做的事,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目的。被它落在原地的那只母狐狸撇了撇嘴,转过身去面向吧台里的河狸打...

【EC】The fantastic Erik 了不起的艾瑞克(上)

NOTE:

嗯,就是WA男神《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AU……虽然标了个上但其实还没想清楚后续_(°ω°」 ∠)_大家看着玩儿好了

-大树里- 


Erik看上了住在山脚下的那只狐狸。 


这话说来轻巧,但通常来讲Erik理应看不上住在山脚下的一切生物。它自己,在耻辱的给黄鼠狼工作了十二个狐年之后,终于攒够了买下山顶这棵大树的钱。Erik的工作是在腐蚀的叶子上用爪子描绘出各种花纹,然后黄鼠狼把它们做成模具,倒进融化的金属,制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它还买下了Erik的爪印版权,并且也把它们做成了图案。咖啡杯、水壶、钥匙扣、勺子、水果盘、洗脸盆、置物架——...

1 / 4

© 穿越大吉岭 | Powered by LOFTER